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宣布了下一步的改革措施,整體來看就是 L E A D E R / F O L L O W E R(“引領者 - 跟進者模式”)戰略,產品誰的牛逼讓誰來做,技術誰的牛逼讓誰來開發,區域上誰賣得牛逼由誰來賣的三大條理。這系列措施,從戈恩時期的保留團隊相互競爭與協作的格局改了過來,目的是進一步削減新車的新車開發成本,少投錢但是利用三家公司的整體規模協同,來提高三家公司的競爭力和盈利能力。這事怎么說呢,也是在危機之后的一種應對,有沒有效果還另說,我們先來仔細看看這三個沒有合并的車企想要怎么干。 

 

 

圖 1 聯盟開始從實際結果考核未來聽誰的了


01

剪裁各自的產品,新車開發成本最高削減 40%

                                
這個“引領者 - 跟進者模式”戰略,說直白一些就是三人行,誰厲害聽誰的,聚焦市場,避免重復(節流)。 

 

  • 提高平臺覆蓋率 Increase Alliance common platform utilization 

 

  • 進一步推進標準化 Push standardization further, from platform to upper bodies

 

  • 帶頭公司開發帶頭車型,其余兩家公司當弟弟 Per segment, one mother vehicle (leader car) and sister vehicles engineered by the leading company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followers’ team 

 

  • 生產上也是誰有競爭力誰來 All leader & followers vehicles for all brands to be produced in the most competitive set-up, including grouping the production when relevant 

 

圖 2 拿商用車的作為戰略的基礎范本

 

1)    日產汽車 區域上重點聚焦中國、北美和日本市場,未來在歐洲的業務會縮減 產品開發致力于電動化和自動駕駛技術方面的發展

 

2)    雷諾集團: 區域上聚焦歐洲、俄羅斯、南美和北非市場,所以這次很直接推出了中國市場 產品開發雷諾集團將在商用車和柴油動力系統技術方面發力(法國政府同意么) 


3)    三菱汽車 區域上將重點放在東南亞和大洋洲市場,不太賺錢的市場都可能要退出來 產品開發專注于插電混合動力技術、跨界車和小型車研發 


這個地域上來看,有點像是劃分三家公司在全球市場的勢力范圍,可能和后續營銷和市場推廣重點是相關的。 

 

圖 3 區域上的劃分 

 

在車型導入市場也進行細分,2025 年后 C 級 SUV 市場車型更新將由日產主導,歐洲 B 級 SUV 市場車型更新將由雷諾主導。 

 

圖 4 車型分級上也會有側重點 

 

如下圖所示,以巴西市場為例,三家公司要把四個平臺 6 個車型改為 1 個平臺,1 個平臺支持 7 個車型,聯合分工,平臺車型將在雷諾和日產共同生產。這種模式要逐步推廣到各個市場,在同樣的模式下尋求發展機會。 

 

圖 5 巴西簡化戰略和未來的精簡策略 

 

到 2025 年,一半的新車型將使用該體系進行開發,計劃到 2024 年在共用平臺上生產 80%車輛,這將導致三家公司銷售的車型總數減少五分之一。

 

圖 6 這是強制平臺化


這種事情,其實是把大量的設計開發工作給消除掉了,也是應對下一波雷諾和日產裁員做準備,在減少員工的同時在聯盟里面尋找專業能力和競爭力,從整體上尋求競爭力。 
備注:雷諾將于周五宣布 20 億歐元的成本削減,到 2024 年減少 5000 個工作崗位。日產將在周四公布一項類似的 28 億美元成本削減計劃。 


02

自動駕駛和新能源汽車怎么分?     
這一頁材料生動的形象的展示了未來的技術分工: 


1)新能源汽車里面,日產負責 CMF 的專用汽車的平臺;雷諾保留之前的 CMF A/B 改動的電動汽車,也就是 ZOE 和后續衍生的車型還繼續在賣。也就是說中小型 BEV 雷諾來,大一些的 BEV 日產來做;三菱繼續做大型 SUV 的 PHEV 技術然后轉移給其他兩家企業。

 

圖 7 三家車企的技術分工 

 

2)自動駕駛:由日產來領導,這塊另兩家估計坐等了 3)電子電器架構:這個取名叫 E-body,很有意思的說法,在轉向新型的 EE 架構方面,整體歐洲領先亞洲和美國車企(tesla 以外)一個身段,這個很有意思了,日產也會跟隨使用新的 EE 架構 


4)操作系統和互聯技術:雷諾開發基于安卓的系統,而日產要在中國搞一個 China 的特殊系統,適用于中國客戶的需求,這個很有意思

 

小結:我覺得如果未來三家央企也要這么做個聯盟,估計也是這么來弄,每家企業分一塊,該誰領頭誰領頭。這個事情對國內這種群雄割據需要協同聯盟的局面有一定的借鑒意義。